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帝臺嬌:殿下太任性

    第二十四章 風聲

    帝臺嬌:殿下太任性 畫骨驚 1577 2018-09-17 21:00:00

      花令羽面色冷淡的看向迎面而來的靈力飛刃,手中微動,冰霜組成的九節鞭憑空出現,唰唰幾下,靈力飛刃被攔腰截斷,化為星星點點消散在空中。

      花令羽腳步輕抬,一步一步的向高師緒走過去。

      所過之處,寸寸成冰。

      不知什么時候,茶館外的一方小天地溫度降了下來,大片大片的雪花從天而降,散落在眾人身上。

      “咦,什么時候下雪了?”

      “怪哉,如今正是六月份啊。”

      “你們發現沒有,只有這里下了,其他地方沒下呢!”

      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道,心思細膩的人看了看周圍,發現并沒有下雪。

      人群中沉默了一瞬。

      誰都不傻,縱然有人沒有靈氣,可畢竟在極樂城生活了這么久,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。

      這架勢,分明是哪位動了靈氣了!

      “爹,你快看!”婁紀晟睜大了眼,一手拉了拉婁鳴,一手顫顫巍巍的指著高師緒。

      婁鳴順著婁紀晟指的方向望過去,臉色一變。

      只見茶館前方空地的中央,高師緒一人站在那里,身子上覆滿了冰霜,姿勢還維持這先前出手的模樣,如今眨眼間成了一棟冰雕。

      若不是他眼尖的瞧見高師緒嘴角呼出的一絲熱氣,以及眼中極度的恐懼,他都要以為高師緒死了。

      婁鳴深吸一口氣,突然福至心靈。

      笑語晏晏的少女,寸地成冰的靈力……

      “你是花翎!”婁鳴突然想起幾個月前席卷大陸的消息,瞪大了眼睛,脫口而出。

      花令羽站在茶館門口,聞言偏過頭來看了一眼面色恐懼的婁鳴,惡虐的笑了笑,語氣輕快:“答對了,不過沒有獎啊。”

      少女清脆的聲音響在眾人耳中,大街上討論的人詭異的沉默了下來。

      花翎……

      眾人默了。

      而后,十分有默契的火速離開,原本人影雜亂的茶館門口瞬間門可羅雀。

      只剩下婁家父子,被凍成冰雕的高師緒,以及罪魁禍首花令羽。

      花令羽語氣不明的嘖了一聲,“跑的到是挺快的。”

      轉頭看了一眼縮在墻角瑟瑟發抖的婁家父子,挑了挑眉尾:“還站在那里干嘛?要我過去送么?”

      婁鳴瘋狂搖頭:“不不不,怎么敢勞煩前輩,我這就走、這就走。”

      說完,連忙拉起一臉呆滯的婁紀晟,連滾帶爬的往回走。

      “站住。”少女幽幽的聲音響起。

      婁鳴身子一僵,哭喪著臉:“前輩還有什么事么?”

      “把他帶走。”花令羽指了指高師緒,“看著礙眼。”

      “是是是,我這就帶走。”

      婁鳴拉著婁紀晟手忙腳亂的把冰雕高師緒抬走,一步一步走的飛快,生怕身后少女在喊出聲來。

      他真是瞎了眼,竟然惹上這么一尊殺神。

      有關花翎血洗凌雪閣的傳說還回響在他耳邊,此時恨不得父母給他生八條腿出來。

      惹不起,惹不起,還是躲著走吧。

      顏塵默默地看著,揉了揉額角,哭笑不得。

      “你這一出手,不出幾天,各個門派都知道你來極樂城了。”

      “知道就知道,莫非我還怕了他們不成?”花令羽無所謂的聳了聳肩。

      就算今天她不出手,只要她還呆在極樂城,早晚都會行蹤暴露。

      畢竟,極樂城每天來往的人猶如過江之鯽,總有人會認出她。

      果不其然,不出一天的時間,花翎在極樂城的消息以各種方式送到了大陸四面八方。

      極樂城出入的人更多了。

      “城主,今日進城的人又多了。”周彥生一臉嚴肅,“我們需不需要有些限制?”

      城主沉吟了片刻,道:“先看看吧,這對極樂城來說,并不一定是件壞事。”

      希望花翎莫要惹出事端才好。

      杯中茶館這幾日客流量明顯多了不少,林白月也頗有點力不從心。

      顏塵對此表示無所謂:“小白只管干好自己的事就行,招呼不上就不招呼了,讓他們自己解決去,可別累著了。”

      林白月呆了呆,啊了一聲:“可是,師父這樣真的好么。”

      顏塵笑瞇瞇的摸了摸林白月腦袋,“那些人可不是真的來喝茶的,管他們作甚。”

      林白月哦了一聲,動了動嘴,委屈巴巴的說:“師父,你能不能別摸我的頭了。”

      顏塵疑惑:“為何?”

      “我看隔壁的王大媽都是這樣摸她家小寶的。”林白月小聲說,“小寶才兩歲,我都十八歲了。”

      顏塵哈哈一笑:“好,師父不摸了。”

      說完,又在林白月頭上摸了一把,惹來林白月不滿的控訴。

      “嗯,最后一次。”顏塵笑瞇瞇的收了手,頗有些遺憾,要知道,小白的頭發軟軟的滑滑的,摸起來手感非常好!

      可惜,以后都不能再摸了,自己小徒弟,還是要寵著的。

    畫骨驚

    么么么(* ̄3)(ε ̄*),撒潑打滾求收藏~
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指南
  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王者荣耀单机版2 pc蛋蛋尽享网 幸运28大神论坛 不倒翁投注法的效果 加拿大28手机版下载 北京pk10计划专业版 上海快3app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长春按摩推拿 篮球即时比分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王者荣耀单机版2 pc蛋蛋尽享网 幸运28大神论坛 不倒翁投注法的效果 加拿大28手机版下载 北京pk10计划专业版 上海快3app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长春按摩推拿 篮球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