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紫禁情之少女富察

    第二十九章

    紫禁情之少女富察 关舒窈 3150 2019-03-10 22:00:00

      过了烟花三月,春光一泻千里,四月就迫不及待地来了,清丽典雅的涉水而来,晨间清新的空气气人心脾。

      兰兮趁纯熙在尚书房学习的时候出来御花?#21543;?#27493;透气,她斜靠坐在柳树旁的石块上,看着前方的花丛里的两只蝴蝶翩翩起舞。

      月季正盛开着,一簇一簇地盛开着,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让人目不暇接。一阵风吹过,月季花摇摇摆摆地晃动着身体,真像个九天仙女在翩翩起舞。

      有蜜蜂在层层花间?#23567;?#21985;嗡”地钻进钻出,蝴蝶悠闲地姿态轻盈,在娇艳的花丛中穿梭往来,络绎不绝,像是从空中撒下来的五颜六色的纸片似的,随风飘来,又随风飘去,让人觉得分外美丽。

      忽然一个稚气但响亮的声音响起,问:“你在干什么?为什么坐在这里一动也不动的?”

      兰兮闻言侧头一看,原来是个八岁左右的男童,与傅桓一般大,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,圆脸蛋,高鼻梁,脸上带着顽皮的神色,一双黑黑的大眼睛,天真地朝她看,很是可爱看他一身装束,应该身份不低。

      男童走到兰兮身旁,看了一眼蝴蝶,道:“这有什?#26149;每?#30340;,抓蝴蝶才好玩了。”

      兰兮微微一笑,没有回答他。

      男童见兰兮不理他,又问道:“你是哪个宫的宫女?”

      兰兮转眸看着他,笑问道:“那你是哪里的?”

      男童嘟了嘟嘴,叉着腰,微怒道:“是我先问你的”

      兰兮见他生气的模样更是可爱,不禁又一笑。

      男童瞪了一会儿,见兰兮还是没有理他,只得说道:“我是八阿哥。”

      兰兮闻言一惊,忙回头仔细打量他,原来眼前的男童是雍正帝的第八子,挑了挑眉笑问:“八阿哥来御花?#21543;?#27493;吗?”

      福惠摇了摇头,说:“我是来找额娘的。”

      兰兮揪着他,半响:“找额娘,你额娘没有陪在你身边吗?”

      福惠微微低眸,有些哭腔,道:“额娘突然就不见了,福惠怎么都找不到,是不是额娘讨厌福惠,不想见福惠了,所以才躲着福惠?”

      兰兮这才明白怎么一回事了,心疼起来,伸手抚摸着他头,安慰道:“你额娘一定在一个很美丽的地方看着你,守护着你。”

      福惠抬眸凝视着兰兮,泪眼汪汪地说:“真的吗?”

      兰兮点头,说:“你额娘说,你乖了,她就会来见你,如果你不乖了,她就不来见你。”

      福惠半信半疑,问:“是不是福惠乖乖的,额娘就会回来福惠的身边了?”

      兰兮不敢给出一个确定的答?#31119;?#22240;为她知道他的额娘永远都不会回来了。

      此时一个太监匆匆跑来“哎哟!八阿哥,奴才可找着您了,怎么一转眼就跑这?#19995;读四兀俊?p>  太监见到兰兮,俯身施礼:“兰兮格格吉祥。”

      兰兮起身微微点头,示意他免礼。

      太监拉着福惠,说:“八阿哥,天色不早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

      兰兮见福惠一直都不肯走,?#32043;?#36523;子对他说:“八阿哥刚刚忘记我说的话了,要做一个乖孩子。”

      福惠嘟了嘟嘴点头。

      太监拉着福惠离开,兰兮正准备准?#23500;?#21435;南三所了,没走几步,就听到了方才太监的喊叫声:“不好了,八阿哥落水了,快来人啊??????”

      兰兮转身便见掉进水池里的福惠,他在水里拼命的挣扎着,可越挣扎就离池?#23545;?#36828;。

      她找来了长的绳子,试图让福惠抓住,可是他拼命在水中挣扎,并没有看到绳子的存在,这样下去,等侍卫来了福惠有可能溺死了!

      兰兮也不管不顾了,叫来太?#22047;?#32499;子一?#26041;桓?#20182;,另一头则是绑住自己的腰身,随即跳入池中,以她那不熟练的动作游到了八阿哥身边,右手抱着他:“八阿哥,要坚持住啊!”

      左手拉着绳子示意太监拉他们?#20064;叮?#20004;人艰难地上了岸边,兰兮先将福惠拉上了岸,用手轻拍着福惠稚嫩的脸庞,担心地喊着:“八阿哥,八阿哥,醒醒,醒醒啊??????”

      就在此时雍正帝一脸担忧地携着众人来到,见兰兮浑身湿透地抱着昏迷的福惠,?#32043;?#36523;从她手上接过脸色?#22253;?#30340;福惠,抬眸望着她,质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    这次是兰兮近距离的目睹龙颜,雕刻板的五官,完美的眉型更衬托他的英气,薄唇紧抿,眉?#26041;?#30385;,给人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。

      兰兮幽幽道:“回禀皇上,方才八阿哥不慎落水了,救上来的时候就昏迷了,快点传太医,不知道八阿哥有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    雍正帝蹙眉,眼眸透露出杀气,抱着福惠前往太医院了。

      兰兮静静地呆在原地,看着雍正帝携众人离开,难道皇上怀疑她,不知今日是?#19968;?#26159;祸,忽然眼前一黑,随?#19995;?#20498;过去??????

      富察府,兰兮因为救了福惠而受寒,这几日正在闺阁静养着。

      球童坐在床沿将主子扶起,端着姜水喂喝着主子,担忧道:?#26696;?#26684;,好些了吗,还觉得难受吗?”

      兰兮轻轻摇头道:“不难受了,麻烦你了。”

      秋桐微怒道:?#26696;?#26684;说的是什么话,奴婢照顾格格是应该的。”

      此时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,“兰兮格格,皇上来看您了。”

      兰兮闻言吃惊,忐忑不安,皇上怎么会来富察府呢?秋桐与已经下跪请安了。

      兰兮正准备下床迎接的时候,迎来了一手,“你身子不好,免礼吧。”

      兰兮靠在枕头上,看着眼前一身便服,不失威严的天子,点头施礼:“皇上吉祥,皇上忽然?#21019;?#35753;臣女有些惶恐,还未备茶侍候皇上。”

      雍正帝坐在?#26597;?#26049;的凳几上,伸手轻扶兰兮的额头:?#21543;找?#32463;退了,身体可觉得好些?。”

      兰兮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,也不知该说些什么,低眸回答:“只是受?#35828;?#39118;寒,不碍事,让皇上担忧。”

      “你是害怕朕?”

     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兰兮有些不知所措,她抬眸凝视着雍正帝幽黑的眼眸,说:“皇上想听真话吗?”

      雍正帝微微点头。

      兰兮答道:“怕,非常的怕。”

      雍正帝问:“为何如此怕朕?”

      兰兮道:“臣女也不知道,就是很害怕。”

      突然雍正帝笑了起来,说:“连自己都不知道什?#19995;?#22240;就怕朕,看来你是真的很害怕朕。”

      兰兮低眸恳求道:“方才臣女说错话了,?#33108;?#19978;不高兴,还请皇上恕罪。”

      雍正帝道:?#21322;?#19981;会罚你,还要重赏你,那日若不是你舍命相救八阿哥,恐怕朕再也见不到八阿哥了。”

      话音一落,兰兮沉重的心落了下来,浅笑道: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臣女不求什么重赏,只要八阿哥平安无事就好。”

      雍正帝道:“你是八阿哥的恩人,这个赏你一定要接受,说,你想要什么重赏?”

      兰兮见雍正帝如此霸道,不接受怕是会惹恼了他,说:“臣女还未想到,等臣女想到了便向皇上禀报。”

      雍正帝微微点头,说:“等你想到再告诉朕吧,朕还有政务处理,你好好休养。”

      “臣女恭?#31361;?#19978;。”兰兮静静地看着雍正帝离开的背?#21834;?p>  ?#36947;?#30340;天空之下,朵朵白云随意变化?#21028;?#29366;向前挪动着,馨风和煦尽徜徉。

      兰兮端坐丁香树下,看着眼前地风景喃喃道:“手卷真珠上玉?#24120;?#20381;前春恨锁重楼。风里落花谁是主,思悠悠。青鸟不传云外信,丁香空结雨中愁。回首绿波三楚暮,接天流。”

      秋桐从门口进来,说:?#26696;?#26684;,宫里来人,说熹妃娘娘想见您。”

      兰兮先是一愣,后有些惶恐,熹妃娘娘怎么会想见她呢?

      景仁宫。

      兰兮来到皇宫,随景仁宫的奴才来到了前殿,只见熹妃端坐着细细品茶,她身穿淡绿旗服,约莫三十六七岁左右年纪,容色清秀,眉?#21487;?#32654;,薄施脂粉,头上斜簪一支碧玉玲珑簪,缀下细细的银?#30475;?#29664;流苏,看起来是那么的优雅华贵。

      兰兮盈盈施礼,礼貌请安:“臣女参见熹妃娘娘,熹妃娘娘请吉祥。”

      “起?#31383;傘!?p>  熹妃起身走到兰嫣跟前,微笑:“福惠一直吵着要见你,今日本宫近看兰兮格格,果真是清丽脱俗,天生丽质啊。”

      兰兮浅笑道:“熹妃娘娘谬赞,臣女与娘娘相比起来实在是差太?#35835;恕!?p>  熹妃笑道:“兰兮实在是太谦虚了,本宫已不如往年的年轻,已是人老珠黄了。”

      兰兮道:“娘娘与臣女站在一起,年龄看起来相符。”

      ?#30333;?#24052;倒是甜。”熹妃转眸示意让太监领着八阿哥福惠出来。

      太监领着福惠出来,见到兰兮便开心地小跑过去,抱着她的双腿,抬眸对她笑道:“兰兮姐姐你来了,福惠这几日都好想你啊!”

      熹妃见此,笑道:“看来福惠很?#19981;?#20320;,听说你是京城有名的才女,?#24425;?#32431;熙的侍读格格,不如经常来景仁宫教福惠学习。”

      兰兮道:“娘娘太抬举臣女了,臣女也只是略?#37117;?#20010;字,哪有这个能耐教八阿哥啊。”

      福惠撒娇道:“福惠就要兰兮姐姐教??????”

      熹妃道:“你看福惠都求你,兰兮就答应福惠吧。”

      兰兮见熹妃和蔼可亲,福惠?#21482;?#27900;可爱,也不好拒绝,只?#20040;?#24212;了。

      这几日,兰兮都来景仁宫,午膳后与纯熙一起陪福惠练书法,偶然有时间便陪熹妃下棋。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北京pk赛车计划安卓 捕鱼达人2电脑版 爱彩彩票app下载安装到手机 牛牛坐庄简单赢钱方法 山东11选五电子走势图 秒速飞艇走势图如何看 赛车pk10专业改单 十三水五同是什么牌 皇冠体育1 山东时时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北京pk赛车计划安卓 捕鱼达人2电脑版 爱彩彩票app下载安装到手机 牛牛坐庄简单赢钱方法 山东11选五电子走势图 秒速飞艇走势图如何看 赛车pk10专业改单 十三水五同是什么牌 皇冠体育1 山东时时号码走势图表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