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家沐少超凶的

    第15章 她泪流满面,浑身颤抖得像筛糠

    我家沐少超凶的 杨细细 2069 2019-03-15 16:18:43

      厉阮冷冷睨着他,“你就是金娆的男朋友?”

      他神情一骇,声音因为太紧张而绷紧,“你是谁!”

      厉阮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,从头到脚没有一丝可圈可点之处,却毁了金娆一辈子!

      厉阮心里烧起一团?#19968;穡?#21971;音却结了冰,“我是谁你不配知道,你只要记住,我会一直盯着你,不会让你卖掉金宴兮,更不会让你祸害金娆!”

      他脸?#19979;?#26159;被拆?#35828;?#30340;惊慌失措,不管不顾的过来抢孩子,厉阮死死抱着,冲周边大喊大叫,“?#35753;?#24555;?#35753;?#21834;,这里有一个人贩子,要抢小孩了……”

      当今社会,人贩子放在大庭广众下,是会被群殴的!

      一群人围过来,男人抱头鼠窜,他溜得极快,不一会儿就没影儿了。

      厉阮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摸了摸金宴兮睡得?#32676;?#20046;的小脸,凑近他嘴边闻了闻,口鼻处有一种很特殊的淡淡甜味,她跟着法医外公验尸那会儿,对这种气味不?#21543;?p>  哥罗芳,一种常用的麻醉剂,通常被犯人用于实施绑架,是种毒药,口服10ml即可致命,可见,这个男人,对女朋友的儿子没有半点怜爱之心!

      人群散去,男人换了一件外?#23376;?#36974;遮掩掩的回来了,隐忍着怒意低喝,“你想怎么样!”

      “把金娆叫过来。”厉阮答得爽快。

      男人一愣,这个女人竟然没有金娆的联系方式,他斟酌片刻,果然去打电话了,完了晃着腿回来,一副小?#35828;?#24535;的嘴脸哼笑道,“看娆娆是相信你,还是相信我。”

      他仗着跟金娆的交情胸有成竹,而厉阮和金娆的情谊是前世?#19981;?#38590;结下来的,她还真没把握。

      金娆很快就来了,代步工具是一辆宝马,她化着精致的妆容,穿了一款简洁的灰绿色翻领风衣,完美勾勒出她纤细洁白的一截天鹅颈,一头及腰大波浪成熟性感,额前飘着蓬松微卷的空气刘海又为她添了?#24863;?#23569;女?#23567;?p>  这是一个优雅干练的都市丽人,事业有成,时髦有型!

      看着这样的金娆,厉阮激动得差点哭出来,真好,上天让她们再次相遇,她22岁,金娆26岁,都是女人最好的年纪。

      “请把我儿子交给我!”金娆踩着高跟鞋走到她面前,清冷的眼神暗藏锋芒,温柔又不失强势的要求。

      厉阮这次倒是很配合,顺便问道,“我们聊聊?”

      她男朋友跳出来嚷嚷,“我们跟你这个人贩子没什么可聊的!”

      厉阮怒极反笑,“我要跟金娆聊的是金宴兮的生?#31119;?#20320;有插嘴的资格?”

      男人眉心一跳,金娆的脸色也瞬间灰败如土,她有所顾忌的看着厉阮,转身欲把金宴兮交给男人,厉阮见状面色一黑,“儿子失而复得,你舍得把他交给别人?”

      金娆当然不舍得,她原意是不想儿子听到他生父的事情,但看儿子睡得很沉,一时半会儿不会醒,便抱着他跟厉阮走到一边僻静处。

      厉阮笑着伸出手,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厉阮。”

      金娆细眉微皱,还是跟她握了下,厉阮问,“你知道我?”

      “有所耳闻。”她言简意赅,语气寡淡。

      厉阮的名声在外面糟透了,她听到的,肯定都是不好的。来日方长,厉阮不着急洗清自己。

      先说重点,“你18岁时遭人设计陷害,被?#21543;?#30007;人破身,19岁生下孩子,父亲把你赶出家门,奶妈?#38405;?#19981;离不弃,细心照顾你和金宴兮,一晃7年过去了,你有钱了,奶妈眼馋了,自恃劳苦功高,把她一无是处的儿子介绍给你,你答应了交往,可是,你?#19981;?#36825;个男人吗?你了解这个男人吗?”

      金娆紧抿着唇,狐疑的望着厉阮,她说的,是事实,却?#24425;?#27498;曲的事实。

      厉阮没指望她会一下子相信,她只是想在金娆心里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……

      她静待种子发芽……

      厉阮又把话题转到金宴兮身上,“金娆,你睁大眼睛好?#27599;?#30475;,7岁的孩子,白日里会睡得这么沉?”

      金娆唤了儿子几声,又推了他几下,他纹丝不动。

      金娆嘴唇抖索的看向不远处的男人,男人朝她挤出一抹笑,那笑要多刻意有多刻意。

      厉阮冷嗤一声,“他刚才是不是还给你发了一张照片?你是不是觉得他把你儿子照?#35828;?#24456;好,你挺?#21028;?#30340;?”

      金娆握紧了?#21482;?#27809;错,她?#21482;?#19978;,有一张儿子坐在游览车上,跟一?#28779;?#40523;的合?#21834;?p>  厉阮附到她耳边,“你抽个时间,一个人悄摸摸的去动物?#26263;?#20986;监控,看看他是怎?#31383;?#20320;儿子弄晕的,你那?#21019;?#26126;的一个女人,不妨猜猜,他想做什么?”

      金娆漂亮的眼睛瞪得浑圆!

      厉阮抚摸着金宴兮柔软的头发,“金娆,你一定要守护好他,不要等到失去了,你才追悔莫及!”

      轻柔的低喃,像尖锐的利刺扎在她心尖尖上!金娆泪流满面,浑身颤抖得像筛糠,她无法想象失去儿子后的日子!

      “你不是要谈他生父吗?你知道他是谁?是他派你来的是不是!”她情绪?#35272;?#30340;低吼。

      前世,金娆到死也不知道金宴兮的生父是谁,厉阮就更加不知道了,她刚才那么说,只是想引起金娆注意,跟她一聊。

      厉阮深深的看她一眼,“你可以不信我,但也请不要太信任你身边的人,再见。”

      厉阮上车后并没有立即离开,她看到金娆将儿子放在宝马后座,并推开了想要蹭车的男人,开车扬长离去!

      男人气急败坏的对着车尾凌空踹了几脚,蓦地扭头看向厉阮!

      凶神恶煞似的,厉阮打了个哆嗦,她好像低估了这个男人的狠毒,她不怕他报复,她只是担心金娆……

      厉阮启动车子离开动物园,并没注意到身后男人嘴角挑起一抹狞笑拿出?#21482;?p>  ?#24213;有?#21040;一处车辆寥寥的偏僻路段,厉阮机警的发现后面一辆7座商务车有些异样,好像是直接冲着她来的。

      刚有这个念头,商务车就从旁边车道开上来别了她一下,幸亏她车?#21058;说茫?#19981;然非得被他逼到路基外面。

      这时,车载支架上的?#21482;聊?#20142;了,上面跳跃着‘沐怀璟’三个字……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彩票软件app大全下载 真人街机捕鱼大圣捕鱼破解版 辽宁ⅱ选5一定牛 今晚山东齐鲁风采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时时玩法 东方61生肖 新时时二星组选技巧 现金正规棋牌游戏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十 北京pk拾杀号规律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彩票软件app大全下载 真人街机捕鱼大圣捕鱼破解版 辽宁ⅱ选5一定牛 今晚山东齐鲁风采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时时玩法 东方61生肖 新时时二星组选技巧 现金正规棋牌游戏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十 北京pk拾杀号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