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别靠近,我家沐少超凶的

    第24章 俊美如斯的侧颜上,泛起浓重的敌意

    别靠近,我家沐少超凶的 杨细细 2089 2019-03-24 12:35:11

      不光是他不满足,厉阮也一样,她手不自觉的攀上他的?#26412;薄?p>  沐怀璟顺势环抱住她,果断的扶着她的脸按在他怀里,“再勾我,后果自负!”

      厉阮被箍得差点喘不上气,再不敢做任何动作,双臂圈住他劲腰,“我觉得这家杂志社老牌?#33258;?#36824;不错,最要紧的是聘请一位独具慧眼的主编。”

      沐怀璟不假思索道,“你感兴趣的话,我可以将它收购到厉氏名下,找个职业经理人替你打理。”

      厉阮一怔,是厉氏,而不是他的半壁集团?

      半壁集团不涉足娱乐界,金融和投资是两个主要版块,?#24425;?#20182;的专长。

      所谓术业?#20982;?#25915;,周正如此,他亦然。

      可是厉氏……

      厉阮摆了摆头,“不!在厉氏没有完全掌握在我们手里之前,我可不会给苏盛提供任何便利,他想给苏美晴?#31383;祝?#36824;有什么比这家杂志自我打脸的报道来得更解气,更让读者信服的呢?#20426;?p>  “而且,杂志社如果办得好,会成为明星争着抢?#21028;?#20256;知名度的香饽饽,苏盛势必要为苏美晴穷极打算,我怎能允许?#20426;?p>  “还?#23567;?#22905;狡黠一笑,“这是周正前妻的产业,他?#32654;?#21521;你表达诚意,说明这杂志是他心头肉,我们帮他保留下来,供他缅怀前妻,周太太得多心塞啊!”

      她可没那么轻?#33258;?#35845;周太太和周少!蠢不要紧,蠢到被?#35828;?#26538;使,是要付出代价的!她可是付出了前世十五年的代价!

      最后这点,尤其让沐怀璟满意,而且,他?#20982;?#24847;到,她说‘掌握在我们手里’而不是‘掌握在我手里’,让他心头热了一下。

      他?#21019;?#36947;,“周正还有个儿子,跟前妻生的,我见过一次,有点印象。”

      能让他有印象的,那就是能力相当不错了,厉阮拍了拍手,“好啊好啊,周太太最忌讳的怕就是他了,你抽空见见呗。”

      两人说说笑笑,时间很快过去,沐秋?#36864;?#23158;回来,一家四口,其乐融融。

      是夜。

      厉阮在浴室磋磨了很久,才挑了一身保守的裤装睡衣推开了对面?#20801;?#30340;门。

      沐怀璟还在书房工作。

      厉阮僵硬的躺在床上,忐忑着,期待着。

      后来没抵过困意,睡?#26031;?#21435;。

      一夜无梦,次日清晨早早醒来。

      身后暖暖的,她犹如婴儿躺在羊水里一样舒服,缓缓转过脸,他面向她侧躺着,一条手臂被她枕在颈下,一条手臂环着她腰,他弓着身子将她围起来,一双幽沉的眼睛注视着她,嘴角含?#21028;Α?p>  刺耳的门铃声,打破了这份静谧!

      虽?#29615;?#38388;很隔音,但是窗户开着,声音还是能飘进来。

      这个时间点,沐秋?#36864;?#23158;出去晨练,不在家。

      厉阮正要爬起来,沐怀璟道,“应该是你母亲,她刚才打你电话,我挂了。”

      按母亲的性子,还真的有可能杀过来。

      厉阮脑子里装的全是前世母亲对她见死不救的冷漠脸孔,她看沐怀璟,“我不想见她。”

      “那就不见。”沐怀璟说着下床,穿好衣服下楼。

      厉阮再了解母亲不过了,她仗着自身成就,和跟傅家的那点私人关系,从来不把沐怀璟放在眼里,曾经在公开场?#19979;?#27792;怀璟是傅家的私生子。

      厉阮想及此,匆?#26131;?#19978;去,却是晚了一步,沐怀璟已经打开了客厅的门。

      “沐怀璟,等下!”

      她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梯,根本没?#20982;?#24847;脚下的阶梯,以至于一脚踩空,身体往前?#35828;埂?p>  她害怕的闭上眼睛,只听‘砰’的一声,她的确是撞在了硬物上,却不是地板,而是……

      沐怀璟的胸口。

      ?#23435;?#33521;走进门,正?#27599;?#21040;这一幕。

      厉阮下一秒的反应她已经猜到了——

      一场战争一触即发!

      “好痛。?#27604;?#31983;糯的小人儿揉着鼻子,鼻头红红的望着沐怀璟,眼底干干的一点雾气都没有,一看就是在装,沐怀璟咬了咬牙,心甘情愿落入她的圈套,“下次再?#21591;?#19981;看路,我就真的不等新婚夜了!”

      后面半句,只有厉阮能听到。

      她吐了吐舌,看了眼目瞪口呆的?#23435;?#33521;,从沐怀璟身上下来。

      ?#23435;?#33521;,母亲身边的红人,是母亲的经纪人,也负责打理她生活日常。

      收敛了外露的情绪,?#23435;?#33521;心里嘀咕着两人突然改善的关系,表情疏离道,“二小姐,卓雅夫人在等你。”

      厉阮看着她,脑海像?#21591;?#28783;一样不停地播放着前世关于她的画面……

      ?#26434;?#21385;阮来说,母亲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是天上的一轮明月,高洁清冷,只可?#23545;?#30475;着,并渴望着有一天能降临人间,给她一点母爱。

      而?#23435;?#33521;,是母亲的代言人。

      呵,她跟自己母亲说句话,还需要中间人?#21019;?#36798;,说起来?#24425;枪?#22855;葩的。

      厉阮的视线拉远,盯着空虚的某处,身体隐隐在轻颤,沐怀璟?#20037;跡?#20280;手握住了她冰冷无温的小手,转眸?#20351;宋?#33521;,“?#33050;?#22763;找她,有什么事?#20426;?p>  ?#23435;?#33521;直接无视了他,目光夹带了少许威严,“二小姐,您快去收拾一下自?#28023;?#25105;时间不多。”

      拨开西装的袖子,她瞧了眼腕表。

      厉阮眸色冷淡,声音?#29409;劍?#27627;无平时对她的讨好之意,“既然时间不多,顾女士你还不赶紧回答我哥哥的问话?#20426;?p>  不是姓沐的,而是哥哥?

      不是顾姨,而是顾女士?

      ?#23435;?#33521;滴水不漏的脸,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,但她很快自行修?#36141;茫?#20108;小姐,我只是过来给你捎句话,卓雅夫人有什么事,我并不知道,你也不要为难我。”

      “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只是来稍话的,说不好听点就是个跑腿儿的,可你瞅瞅你这鼻孔朝天的态度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这个家的老佛爷呢!”

      “二小姐,你……”

      ?#23435;?#33521;的怒火腾地爆发了出来,可下一瞬瞥到了站在厉阮旁边的男人,俊美如斯的侧颜上,泛起浓重的敌意,让人想要忽略都不能,理智瞬间回笼!

      她到底还是噎下没有发作。

      厉阮继续?#21019;?#30456;讥,“现在还不到7点钟,卓雅夫人?#20852;?#32654;容觉的习惯,是还在床上躺着的吧?这会儿让我过去,是伺候她穿衣服还是端水洗漱??#21482;?#32773;像以前一样,打算晾着我直到她9点钟起床?#20426;?p>  ?#23435;?#33521;哑然,最后一条,说到?#35828;闋由稀?p>  这二小姐是脑子灵光了,还是有人蓄意教的?

      ?#23435;?#33521;更倾向于第二个,她觑了眼沐怀璟,“二小姐,我?#38454;?#38597;夫人是敬称,你做人女儿的,这么喊就是不敬了,我不知道你是听了什么不该听的,对我和卓雅夫人充满了怨气,但我只想说,这世上唯一还跟你有血缘关系的,是夫人,不是别人!按理,这些话我不当说,可是夫人平时太忙,抽不出时间教导你……”

      她含?#25104;?#24433;,当着沐怀璟的面就敢给他上眼药!

      “的确,你不当说。”厉阮煞有介事的点头,“所以我当你没说过,当我没听过。”

      ?#23435;?#33521;后面的话,卡在了嗓子里,不上不下的,忒难受!

      末了,厉阮问道,?#30333;?#38597;夫人在哪儿等我?#20426;?p>  “自然是陆公馆。”?#23435;?#33521;?#35828;?#20877;好,语气里还是泄出?#35828;恪?p>  厉阮挥了挥手,打发她走,“行,你?#28982;?#21543;。”

      ?#23435;?#33521;?#24425;?#24453;不下去了,微一颔首便离开。

      厉阮目送着她西装笔挺的背影,她的?#38382;?#32477;对不是今天的水平,沐怀璟在这儿,她不敢太放肆,厉阮自知胜之不武。

      而且她还知道,?#23435;?#33521;在她这里吃了嘴上的亏,他日,绝对会在其他地方?#20063;?#22238;来!

      ?#23435;?#33521;不会打她嘴,但会让她比打嘴还难堪!

      “地库里有车,去选一辆代步。”沐怀璟摩挲了下她的手?#24120;?#21160;作里带着贴心的抚?#20426;?p>  厉阮撇唇,“我又没说要去!”

      沐怀璟失笑,她又调皮!

      “那是你母亲,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,你如果害怕,让宋婶陪你过去。”他?#24425;?#24895;意陪她的,可?#33050;?#22763;未必想看到他。

      “我不是躲,我也不怕她,就是不想颠颠儿的跑去热脸贴冷屁股。”厉阮神情懊丧。

      那是她母亲,沐怀璟想帮她,?#24425;?#25163;无策,他不无怜惜道,“可你不去,也挡不住她过来,?#31449;?#26159;要见面的。”

      “她尽管?#24597;?#36807;来!”厉阮眼尾一挑,?#19968;?#30524;里竟是藏了风情万种,“你在这里,非常影响我发挥你知道吗?我发起火来我自己都怕,我可不想给你留下心理阴?#21834;?p>  沐怀璟一本正经道,“晚了,你以前的发火对象不都是我?阴影面积有多大,你心里没点数?#20426;?p>  厉阮生无可恋,用额头撞他胸口,“喂!还能不能愉快的做?#20449;?#26379;友了!”

      沐怀璟哈哈一笑捧住她的脸,在她眼角落下一个吻……

      ……

      上午9:00,厉阮放下手里看的法医书,拿起手机,母亲该睡醒了。

      电?#20658;?#22768;,如约而至。

      可屏幕上的一串?#24597;耄?#21364;不是母亲的。

      厉阮?#29369;?#23545;面意外的传来金娆的声音,“厉小姐,您好,我是金娆,金宴兮的妈妈。”

      厉阮乐了,“你好本事哦,竟然查到了我的手机号。”

      “对不起,这是您的隐私,我不该这样的。”

      “没事,你不联系我,我也要想办法联?#30340;悖?#23476;兮怎么样了?#20426;?p>  “他还好。”

      她说得有些勉强,厉阮忖着宴兮的情况可能不是太乐观,“在你身边就好。”

      “嗯,?#24425;恰!?#37329;娆由衷赞同,转而又道,“厉小姐,我找私家侦?#38477;?#26597;了你,我以为你是他?#32844;?#30340;人,我很不?#21028;模?#25105;不存在任何恶意,可否请你代我跟沐总求个情?#20426;?p>  厉阮一愣,“发生了什么事?#20426;?p>  “是我公司遇上了一些麻?#22330;!?#37329;娆如实相告,“其实公司很小,没了也就没了,我倒是也落得清静,但我要养儿子……”

      “我父亲去了,留给我一个偌大的厉氏,对我心怀叵测的人有很多,沐怀璟是想将所有危险帮我屏蔽掉,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。”厉阮徐徐道来,“他并不知道我和你有交集,我会去跟他解释。”

      “厉小姐,非常感谢你,尤其是我儿子这件事,我……”

      “感谢就不必了。”厉阮笑着道,“金娆,我们将来也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,以后叫我阮阮吧。”

      “妈咪……”

      话筒里响起一道童里童气的声音,厉阮听得心?#23478;?#21270;了,毕竟是35岁的灵魂,对小孩有种自然的喜爱,“是宴兮吧?#20426;?p>  “是。”金娆压了压声音,“我没有跟他说起你,不然他肯定会亲自谢你。”

      “嗯,这件事不要让他知道。”

      厉阮的手机进了一个插播,她从耳边?#27599;?#25195;了眼,备注名是——妈妈。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?#23588;?#20070;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?#25913;?/a>
  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圣女贞德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上必发cp605 幸运双星中大奖图片 电竞导演见 地府烈焰怎么玩 龙族幻想公测时间 英魂之刃下载游戏 第戎图卢兹 皇家社会和埃瓦尔实力相比 燃烧的慾望APP下载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圣女贞德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上必发cp605 幸运双星中大奖图片 电竞导演见 地府烈焰怎么玩 龙族幻想公测时间 英魂之刃下载游戏 第戎图卢兹 皇家社会和埃瓦尔实力相比 燃烧的慾望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