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首頁 現代言情 豪門世家 我家沐少超兇的

    第24章 俊美如斯的側顏上,泛起濃重的敵意

    我家沐少超兇的 楊細細 2089 2019-03-24 12:35:11

      不光是他不滿足,厲阮也一樣,她手不自覺的攀上他的脖頸。

      沐懷璟順勢環抱住她,果斷的扶著她的臉按在他懷里,“再勾我,后果自負!”

      厲阮被箍得差點喘不上氣,再不敢做任何動作,雙臂圈住他勁腰,“我覺得這家雜志社老牌底蘊還不錯,最要緊的是聘請一位獨具慧眼的主編。”

      沐懷璟不假思索道,“你感興趣的話,我可以將它收購到厲氏名下,找個職業經理人替你打理。”

      厲阮一怔,是厲氏,而不是他的半壁集團?

      半壁集團不涉足娛樂界,金融和投資是兩個主要版塊,也是他的專長。

      所謂術業有專攻,周正如此,他亦然。

      可是厲氏……

      厲阮擺了擺頭,“不!在厲氏沒有完全掌握在我們手里之前,我可不會給蘇盛提供任何便利,他想給蘇美晴洗白,還有什么比這家雜志自我打臉的報道來得更解氣,更讓讀者信服的呢?”

      “而且,雜志社如果辦得好,會成為明星爭著搶著宣傳知名度的香餑餑,蘇盛勢必要為蘇美晴窮極打算,我怎能允許?”

      “還有……”她狡黠一笑,“這是周正前妻的產業,他用來向你表達誠意,說明這雜志是他心頭肉,我們幫他保留下來,供他緬懷前妻,周太太得多心塞啊!”

      她可沒那么輕易原諒周太太和周少!蠢不要緊,蠢到被人當槍使,是要付出代價的!她可是付出了前世十五年的代價!

      最后這點,尤其讓沐懷璟滿意,而且,他有注意到,她說‘掌握在我們手里’而不是‘掌握在我手里’,讓他心頭熱了一下。

      他勾唇道,“周正還有個兒子,跟前妻生的,我見過一次,有點印象。”

      能讓他有印象的,那就是能力相當不錯了,厲阮拍了拍手,“好啊好啊,周太太最忌諱的怕就是他了,你抽空見見唄。”

      兩人說說笑笑,時間很快過去,沐秋和宋嬸回來,一家四口,其樂融融。

      是夜。

      厲阮在浴室磋磨了很久,才挑了一身保守的褲裝睡衣推開了對面臥室的門。

      沐懷璟還在書房工作。

      厲阮僵硬的躺在床上,忐忑著,期待著。

      后來沒抵過困意,睡了過去。

      一夜無夢,次日清晨早早醒來。

      身后暖暖的,她猶如嬰兒躺在羊水里一樣舒服,緩緩轉過臉,他面向她側躺著,一條手臂被她枕在頸下,一條手臂環著她腰,他弓著身子將她圍起來,一雙幽沉的眼睛注視著她,嘴角含著笑……

      刺耳的門鈴聲,打破了這份靜謐!

      雖然房間很隔音,但是窗戶開著,聲音還是能飄進來。

      這個時間點,沐秋和宋嬸出去晨練,不在家。

      厲阮正要爬起來,沐懷璟道,“應該是你母親,她剛才打你電話,我掛了。”

      按母親的性子,還真的有可能殺過來。

      厲阮腦子里裝的全是前世母親對她見死不救的冷漠臉孔,她看沐懷璟,“我不想見她。”

      “那就不見。”沐懷璟說著下床,穿好衣服下樓。

      厲阮再了解母親不過了,她仗著自身成就,和跟傅家的那點私人關系,從來不把沐懷璟放在眼里,曾經在公開場合罵沐懷璟是傅家的私生子。

      厲阮想及此,匆匆追上去,卻是晚了一步,沐懷璟已經打開了客廳的門。

      “沐懷璟,等下!”

      她三步并作兩步跑下樓梯,根本沒有注意腳下的階梯,以至于一腳踩空,身體往前撲倒……

      她害怕的閉上眼睛,只聽‘砰’的一聲,她的確是撞在了硬物上,卻不是地板,而是……

      沐懷璟的胸口。

      顧衛英走進門,正好看到這一幕。

      厲阮下一秒的反應她已經猜到了——

      一場戰爭一觸即發!

      “好痛。”軟糯糯的小人兒揉著鼻子,鼻頭紅紅的望著沐懷璟,眼底干干的一點霧氣都沒有,一看就是在裝,沐懷璟咬了咬牙,心甘情愿落入她的圈套,“下次再走路不看路,我就真的不等新婚夜了!”

      后面半句,只有厲阮能聽到。

      她吐了吐舌,看了眼目瞪口呆的顧衛英,從沐懷璟身上下來。

      顧衛英,母親身邊的紅人,是母親的經紀人,也負責打理她生活日常。

      收斂了外露的情緒,顧衛英心里嘀咕著兩人突然改善的關系,表情疏離道,“二小姐,卓雅夫人在等你。”

      厲阮看著她,腦海像走馬燈一樣不停地播放著前世關于她的畫面……

      對于厲阮來說,母親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是天上的一輪明月,高潔清冷,只可遠遠看著,并渴望著有一天能降臨人間,給她一點母愛。

      而顧衛英,是母親的代言人。

      呵,她跟自己母親說句話,還需要中間人來傳達,說起來也是夠奇葩的。

      厲阮的視線拉遠,盯著空虛的某處,身體隱隱在輕顫,沐懷璟蹙眉,伸手握住了她冰冷無溫的小手,轉眸問顧衛英,“陸女士找她,有什么事?”

      顧衛英直接無視了他,目光夾帶了少許威嚴,“二小姐,您快去收拾一下自己,我時間不多。”

      撥開西裝的袖子,她瞧了眼腕表。

      厲阮眸色冷淡,聲音平平,毫無平時對她的討好之意,“既然時間不多,顧女士你還不趕緊回答我哥哥的問話?”

      不是姓沐的,而是哥哥?

      不是顧姨,而是顧女士?

      顧衛英滴水不漏的臉,終于出現了一絲裂縫,但她很快自行修補好,“二小姐,我只是過來給你捎句話,卓雅夫人有什么事,我并不知道,你也不要為難我。”

      “原來你也知道自己只是來稍話的,說不好聽點就是個跑腿兒的,可你瞅瞅你這鼻孔朝天的態度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這個家的老佛爺呢!”

      “二小姐,你……”

      顧衛英的怒火騰地爆發了出來,可下一瞬瞥到了站在厲阮旁邊的男人,俊美如斯的側顏上,泛起濃重的敵意,讓人想要忽略都不能,理智瞬間回籠!

      她到底還是噎下沒有發作。

      厲阮繼續反唇相譏,“現在還不到7點鐘,卓雅夫人有睡美容覺的習慣,是還在床上躺著的吧?這會兒讓我過去,是伺候她穿衣服還是端水洗漱?又或者像以前一樣,打算晾著我直到她9點鐘起床?”

      顧衛英啞然,最后一條,說到了點子上。

      這二小姐是腦子靈光了,還是有人蓄意教的?

      顧衛英更傾向于第二個,她覷了眼沐懷璟,“二小姐,我喚卓雅夫人是敬稱,你做人女兒的,這么喊就是不敬了,我不知道你是聽了什么不該聽的,對我和卓雅夫人充滿了怨氣,但我只想說,這世上唯一還跟你有血緣關系的,是夫人,不是別人!按理,這些話我不當說,可是夫人平時太忙,抽不出時間教導你……”

      她含沙射影,當著沐懷璟的面就敢給他上眼藥!

      “的確,你不當說。”厲阮煞有介事的點頭,“所以我當你沒說過,當我沒聽過。”

      顧衛英后面的話,卡在了嗓子里,不上不下的,忒難受!

      末了,厲阮問道,“卓雅夫人在哪兒等我?”

      “自然是陸公館。”顧衛英端得再好,語氣里還是泄出了點。

      厲阮揮了揮手,打發她走,“行,你先回吧。”

      顧衛英也是待不下去了,微一頷首便離開。

      厲阮目送著她西裝筆挺的背影,她的段數,絕對不是今天的水平,沐懷璟在這兒,她不敢太放肆,厲阮自知勝之不武。

      而且她還知道,顧衛英在她這里吃了嘴上的虧,他日,絕對會在其他地方找補回來!

      顧衛英不會打她嘴,但會讓她比打嘴還難堪!

      “地庫里有車,去選一輛代步。”沐懷璟摩挲了下她的手背,動作里帶著貼心的撫慰。

      厲阮撇唇,“我又沒說要去!”

      沐懷璟失笑,她又調皮!

      “那是你母親,你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,你如果害怕,讓宋嬸陪你過去。”他也是愿意陪她的,可陸女士未必想看到他。

      “我不是躲,我也不怕她,就是不想顛顛兒的跑去熱臉貼冷屁股。”厲阮神情懊喪。

      那是她母親,沐懷璟想幫她,也束手無策,他不無憐惜道,“可你不去,也擋不住她過來,終究是要見面的。”

      “她盡管放馬過來!”厲阮眼尾一挑,桃花眼里竟是藏了風情萬種,“你在這里,非常影響我發揮你知道嗎?我發起火來我自己都怕,我可不想給你留下心理陰影……”

      沐懷璟一本正經道,“晚了,你以前的發火對象不都是我?陰影面積有多大,你心里沒點數?”

      厲阮生無可戀,用額頭撞他胸口,“喂!還能不能愉快的做男女朋友了!”

      沐懷璟哈哈一笑捧住她的臉,在她眼角落下一個吻……

      ……

      上午9:00,厲阮放下手里看的法醫書,拿起手機,母親該睡醒了。

      電話鈴聲,如約而至。

      可屏幕上的一串號碼,卻不是母親的。

      厲阮接聽,對面意外的傳來金嬈的聲音,“厲小姐,您好,我是金嬈,金宴兮的媽媽。”

      厲阮樂了,“你好本事哦,竟然查到了我的手機號。”

      “對不起,這是您的隱私,我不該這樣的。”

      “沒事,你不聯系我,我也要想辦法聯系你,宴兮怎么樣了?”

      “他還好。”

      她說得有些勉強,厲阮忖著宴兮的情況可能不是太樂觀,“在你身邊就好。”

      “嗯,也是。”金嬈由衷贊同,轉而又道,“厲小姐,我找私家偵探調查了你,我以為你是他爸爸的人,我很不放心,我不存在任何惡意,可否請你代我跟沐總求個情?”

      厲阮一愣,“發生了什么事?”

      “是我公司遇上了一些麻煩。”金嬈如實相告,“其實公司很小,沒了也就沒了,我倒是也落得清靜,但我要養兒子……”

      “我父親去了,留給我一個偌大的厲氏,對我心懷叵測的人有很多,沐懷璟是想將所有危險幫我屏蔽掉,寧錯殺一千不放過一個。”厲阮徐徐道來,“他并不知道我和你有交集,我會去跟他解釋。”

      “厲小姐,非常感謝你,尤其是我兒子這件事,我……”

      “感謝就不必了。”厲阮笑著道,“金嬈,我們將來也許會成為很好的朋友,以后叫我阮阮吧。”

      “媽咪……”

      話筒里響起一道童里童氣的聲音,厲阮聽得心都要化了,畢竟是35歲的靈魂,對小孩有種自然的喜愛,“是宴兮吧?”

      “是。”金嬈壓了壓聲音,“我沒有跟他說起你,不然他肯定會親自謝你。”

      “嗯,這件事不要讓他知道。”

      厲阮的手機進了一個插播,她從耳邊拿開掃了眼,備注名是——媽媽。
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指南
  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号码 极速时时大小计划 快乐赛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新时时五星杀号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图 新宝5登录注册 二八杠下载 三地百个和值尾振幅 山东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3a网络棋牌游戏平台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号码 极速时时大小计划 快乐赛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新时时五星杀号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图 新宝5登录注册 二八杠下载 三地百个和值尾振幅 山东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3a网络棋牌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