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首頁 現代言情 豪門世家 我家沐少超兇的

    第37章 她舔了舔唇,視線落在他那擁有魔力的唇上

    我家沐少超兇的 楊細細 2037 2019-04-06 20:55:36

      寫……名字?這個時候?

      厲阮氣息不勻,大腦一片混沌。

      她舔了舔唇,視線落在他那擁有魔力的唇上……

      沐懷璟喑啞一笑,附唇過去親了下她汗濕的鬢角,“寫完,再繼續。”

      厲阮受到了鼓勵,想寫的時候卻發現手腕發軟根本不聽使喚,沐懷璟的手雖然包著她的,卻并不施力幫忙,厲阮不高興了,“什么啊,是婚前協議嗎?”

      卻沒有得到回復。

      她仰起小臉看沐懷璟,他目光下壓,唇角緊抿,像是在回避她,又像是有什么心事。

      厲阮眨了眨眼,“你不會是要把我賣了吧?”

      沐懷璟啼笑皆非,“我窮瘋了,賣自己老婆?”

      ‘老婆’二字為厲阮身體注入了新鮮力量,一鼓作氣寫下‘厲阮’二字,咧嘴朝他傻笑,求表揚,求吻……

      沐懷璟表情怔忡,她跟在厲叔身邊時日不短,簽字代表什么她心里有概念。

      她就這么信任他?

      她連日來的反常,因為什么,圖的什么,都不重要了!

      將文件收好,沐懷璟重新將她攬到懷里,厲阮熱情的勾住他的脖頸。

      他這次的節奏明顯放緩,像潺潺流水,一波波的涌來,綿延不斷的沖刷著厲阮的口腔。

      厲阮閉上眼沉溺其中,浮浮沉沉……

      睜開眼睛,已是次日。

      舌頭火辣辣的,感覺像是被熱水燙掉了一層皮。

      舌根僵直疼痛,喉嚨深處殘留著不屬于她的氣味。

      床單凌亂得像是進行了一場激烈床事。

      刷牙時厲阮看了眼舌尖,通紅通紅的。

      針灸后的腳踝也消了腫。

      厲阮神采飛揚的下樓。

      正在擦拭樓梯的宋嬸看到她,連忙摘下手套上前,扶她坐在餐桌前,憂心忡忡的看了眼外面,“夫人和少爺在院子里吵起來了。”

      厲阮一愣,扭頭看向窗外,果然看到了沐懷璟,他正在跟沐秋爭執著什么,冷峻面容罩著一層寒霜。

      沐秋一反往日對他的言聽計從,眼含熱淚,表情很是堅持。

      餐桌一端,沐懷璟的手機響了起來,厲阮走過去瞧了眼,是林通的來電。

      外面的兩個人談崩了,沐秋頭也不回的出了門,沐懷璟眸色沉沉望著她的背影,對正在一旁修剪花枝的天叔說了句話,天叔點頭,放下園丁剪,去了車庫。

      鈴聲息了,不過數秒,又短促的響了一聲。

      應該是公司里發生了要緊事。

      厲阮抓起手機,打算拿去給沐懷璟,卻在低眸瞬間看到了上面的短信預覽——

      [沐總,蘇盛召集厲氏全員開會……]

      眉心一擰,直接用手勢密碼解鎖屏幕,看到了完整內容——

      [沐總,蘇盛召集厲氏全員開會,聽說連律師都請好了,陣面鬧得還挺大,也不知道是聽到了什么風聲,還是沒了耐心決定鋌而走險,您看是不是趁著這個機會,將轉讓協議公布于眾?]

      厲阮疑惑,什么轉讓協議?

      自從父親去世后,蘇盛聚眾挑唆不是一次兩次了,打著為她爭奪家產的旗號,逼迫沐懷璟交出厲氏。

      難道……

      厲阮想到了昨晚她簽下的名字……

      厲阮難以置信的看向窗外,天叔開車出去了,沐懷璟正往回走。

      他竟然算計她!

      太過分了!

      厲阮‘啪’地將手機拍在了桌上!

      “大小姐,是早餐不合胃口嗎?”

      厲阮循聲看到了宋嬸嚇得手足無措的樣子,清醒了一下,連忙否定,“不是不是。”

      怕宋嬸以為她是故態復萌,厲阮舀起一大勺粥塞進了嘴里……

      下一刻,她捂著嘴跳了起來!

      沐懷璟進門就看到這一幕,闊步走來,單手摟過厲阮的肩膀不讓她亂動,另一只手伸到她嘴邊,“吐出來!”

      厲阮被燙得正不知如何是好,他一說,她就照做了。

      吐完,看著他手心上的一團,又是粥又是口水的,她懵了。

      而沐懷璟沒有半點嫌棄,若無其事的接過宋嬸遞來的紙巾,將手擦干凈。

      宋嬸顯得誠惶誠恐,“大小姐,真是對不起,這粥我還提前放涼了會兒……”

      沐懷璟聞言看向厲阮,見她含了一口水,鼓囊囊的小臉偏向一邊,臉和頸子上泛著粉紅光暈,嘴唇色澤艷麗,略微腫脹,他眸光閃爍,朗聲道,“不是粥的問題,你去忙。”

      宋嬸也察覺到了空氣里流竄的曖昧氣氛,拿上打掃工具去了院子里。

      沐懷璟走到厲阮身邊,捏住她下顎,稍稍抬起,“讓我看看。”

      厲阮想把口中的水噴他臉上的,可一想到他剛才用手幫她,她咽下去,乖乖張開了嘴。

      沐懷璟瞇眸靠近,舌尖在她口腔邊緣游走了一圈后旋即撤出,唇齒相抵,“這兩天注意著點,盡量吃溫的。”

      厲阮點頭,推開他回了座位上,沐懷璟用腳勾了一把椅子,坐在她旁邊,“不是說看中了一款車嗎?”

      厲阮一愣,“無論是什么車,你都允許我買嗎?”

      “買是可以買,看安全性能,差的話平時少開上路,騎士十五世還得過些日子才能來,你缺個代步工具。”

      “我想買皮卡。”

      沐懷璟臉黑得能滴下墨汁,“你一個女孩子開皮卡?想回鄉下種地?”

      “誰規定只有農民才能開皮卡?”厲阮瞪他,“你答應不答應?”

      沐懷璟寵溺一笑,“答應。”

      厲阮一怔,他昨天色誘她,所以今天補償她?

      厲阮氣得胸口疼。

      更加確定,她簽的絕對是厲氏的轉讓協議!

      在華國,法醫是警察,警察是擁有正式公務員編制的,國家規定不能從事副業。

      她要是簽了,無論她管不管事,她都是厲氏的老板,還怎么做法醫?

      他這是要斷了她的路!

      現在他不僅是個獨裁者,還是個腹黑男!

      沐懷璟再次接到了林通的電話,他接聽時沒避著她,似乎也沒當回事。

      一邊給她把粥吹涼,一邊語氣閑適道,“是有人走漏了風聲,所以他才決定鋌而走險,去查查,這個內應是誰,應該很容易查,畢竟知道這件事的就我們幾個。”

      蘇盛的內應?

      會是林通那個女友嗎?

      這一世,他這么早就遭到女友背叛了?

      厲阮很想提醒下沐懷璟,可無憑無據的……
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指南
  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河北时时玩法 网球比分188 黄金计划软件 比分比分直播 时时彩豹子一般怎么看 冰球突破豪华版手机下载 款4吉林时时票查询 im体育怎么样 老时时历史记录 五分彩怎么算出个位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河北时时玩法 网球比分188 黄金计划软件 比分比分直播 时时彩豹子一般怎么看 冰球突破豪华版手机下载 款4吉林时时票查询 im体育怎么样 老时时历史记录 五分彩怎么算出个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