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报告先生,找到她了!

    第20章 你必须爱我

    报告先生,找到她了! 十三烈 2108 2019-03-10 22:00:00

      用酒精擦拭全身是快速降温的有效方法。

      她的想法是,从肚子往上擦,这样就可以边擦拭,边把被子盖上,减少了身体长时间裸露在外面受冷的时间。

      被子到了腰部,这当然还?#36824;唬?#22905;又往下推了推,两条人鱼线慢慢显示出来,然后是贴身的黑色……看得出来是很薄的布料,她吸了口气,没?#20197;?#24448;下推,就从黑色上面的位置擦拭起来。

      叶章这个时候开始不安分起来,她刚擦了两下,叶章的脚蹬了两下。

      黑色的布料彻底暴露在空气?#23567;?p>  姜晓的脸“腾”地一下红了,一巴掌甩在叶章的腿上,叶章不蹬腿了,两条腿曲着,白色的皮肤和腰部下面黑色的布料形?#19978;拭?#30340;视觉差,姜晓伸手扯被子,第一下没扯动,被子被叶章的脚踩在下面了。

      她又隔着被子给了叶章一巴掌,然后双手用力一扯,叶章的脚砸在床上,姜晓?#36824;?#20182;,把被子给他扯到腰间。这才贴着刚刚被打断的地方继续擦拭。

      上半身擦完,她微微出了点汗。后背?#24425;?#35201;擦的,她还得给叶章翻个面。

      她进浴室重新扭了一回毛巾,重新倒了酒精,然后才回到床上来,叶章看着很瘦,腰很窄,但很有点重量,她又推又拉,折腾了半天,才终于让他侧卧,她怕他突然又平躺着,所以争分夺秒地擦拭。

      又出了一身汗。

      大腿小腿和脚,她也擦了一回。

      整个回合折腾完,她再去探叶章的额头,她的手发着热,在自己和叶章的额头上来来回回摸了几次,也摸不出来。只好又给他量了一回体温。

      降到了38℃。

      姜晓不知道折腾了多久,她一直在浴室和叶章的床上来来回回,最后累得腰都直不起来。

      先休息一会儿吧,歇一会儿再起来给他量体温,带着这个想法,她在沙发上靠着睡着了。

      这一觉睡得非常踏实,没有举着刀追她的怪物,也没有无脸人吓她,最后她梦到自己在一个酒店后面,梦里头她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,甚至这个梦都很熟悉。她沿着酒店后面的那条马路往?#30333;擼?#19968;直走到酒店前门,然后看到了一个男人,男?#35828;?#33080;刚开始是模糊的,她一路追着?#20808;ィ?#38543;着两人越来越近,一道玻璃门挡在了两人中间。

      他似乎非常受欢迎,一路上很多人都转头去看他。只是他一直没有回头,她看不清他的脸。

      姜晓很着急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她急切地想要看到男热的脸,他是谁,他是谁?

      她跑?#20808;ィ?#25293;了他一下。

      男人转身过来,额头上的头发有些乱,眼睛没有温度,嘴角?#20174;?#32728;起一丝弧度。

      “叶章!”

      姜晓猛地睁开眼,急促地喘了几口气。全身都很热,她从被?#30001;?#20986;手揉了揉眼睛,才想起来自己是在照顾叶章。

      被子?被子!

      她猛地低头,发现自己现在正在床上,脸正贴着一个?#35828;男?#33179;——隔着?#36335;?#26377;一只手环在她的腰上,箍得很紧。姜晓蒙了一会儿,她不太确定自己这个时候是在梦里还是在真实?#23567;?p>  “醒了?”头上响起一个声音,是叶章的。

      认出这个声音的瞬间,姜晓立刻抬手推他,叶章反而箍得更紧了,说:“再睡会儿,昨晚没睡好。”

      你有没有睡好关我屁事!

      姜晓在心里大声呐喊,腿也乱蹬起来。叶章抬腿把她的?#24618;?#20303;了,现在她又和那天一样,被他完全?#24618;疲?#21160;弹不得。

      两?#35828;?#33050;腕缠在一起,姜晓发现叶章穿了裤子了。

      “你什么时候穿的?#36335;俊?p>  这句话刚出问出口她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。

      叶章在她头顶笑了两声,听得出来,他非常愉快,“我不?#20040;?#21527;?”

      姜晓又开启了新一?#32456;?#25166;,“放开我!”

      叶章往她身上靠了靠,“不放。”

      姜晓的脸触到了他的睡衣,不知道是什?#27425;?#36947;。她搞不懂这个发展了,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出于无奈照顾了发烧的他,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幅样子。

      叶章?#36335;?#31359;得很整齐,她的?#36335;?#20063;完好地穿在身上,这很好,说明叶章至少不是个畜生。

      只要不是畜生,他就还有讲道理好好说的余地。

      “叶章。”姜晓想跟他好好谈谈,问问他到底搭错了哪根筋,或者是不是昨天她睡着后他又高烧复发,烧坏了脑子。

      “嗯?”

      “我很感谢你起来时看到我睡在沙发上,出于良心让我睡到了床上。但现在,我想起来了,我不?#19981;?#36825;种状态。”

      叶章没有?#20174;Γ?#22905;等了一会儿,抬头去看叶章的?#20174;Γ?#36825;是很自然的动作,听不见自然就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表情,这能够方便她进行判断。

      然后她就撞进了一双带?#21028;?#24847;的眼睛,一种?#33050;?#30340;神色和成功的得意。

      这个对视让姜晓?#21040;?#19981;好,她没来得及低头,叶章的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额头上。姜晓不可避免地想起在这个房间里发生的纠缠。

      “我不?#19981;?#36825;样,叶章。请你放开我!”

      “那你刚刚为什么叫我的名字?”

      “什么?”姜晓难以置信。

      “我说,你刚刚叫了我的名字。”叶章把姜晓往上提了提,这样他们现在的姿势就变成了面对面。他的眼睛丝毫没有掩饰地望着姜晓,里面的光亮晶晶的。

      叶章是半夜醒的,身体发热,他摸到了一手的汗,浑身黏黏的,很不舒服,但身体很轻盈,并没有之前那种直往下坠的感觉,凭着他多年的经验,他知道这一场高烧自己是熬过去了。

      他掀开被子,想起来洗个澡。

      一只脚?#31456;?#22320;,他就看到了沙发上躺着的一个人,沙发并?#36824;?#22823;,她只能蜷缩着,身上什么东西够没有盖,一只手环在胸前,可能觉得有点儿冷,另一只手垂在外面,手里还握着一条白色的毛巾。

      叶章抽了抽嘴角,因为那条毛巾,是他用来擦脚的。

      地上散落着一个开了盖的塑料瓶,那味道?#36864;?#36523;上的如出一辙。

      他蹲在沙发前面看了很久,姜晓睡得不太好,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,偶尔转身换个姿势,但过不了两分钟,又换成了最初这个面朝床的姿势,大概这个最让她舒服。

      叶章就是在这一刻下了一个决心。

      “姜晓,你必须爱我。”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