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首頁 現代言情 都市生活 報告先生,找到她了!

    第56章 你把自己灌醉

    報告先生,找到她了! 十三烈 2279 2019-04-06 20:00:00

      “葉總,葉總?”黎夏瘋了,感情這人不是要灌醉她,而是要灌醉他啊!

      不對,她看了一眼放在茶幾右邊的那一瓶啤酒,葉章就喝了這一瓶而已,根本算不上灌。頂多就能算得上一個正常的“喝”字。

      葉章全身的骨頭仿佛都軟了,腦袋擱在黎夏肩膀上,腰身也半貼在她身上。過了幾分鐘,黎夏的肩膀漸漸變酸,稍稍往下一沉,葉章的腦袋就順著往下滑。

      人在這種狀況下,大腦會發出安全警告,所以本能反應是撐住沙發、穩住下墜的身體。

      當然,這是在清醒的情況下。

      老實說,葉章被一瓶啤酒放倒,的確讓人難以置信。

      基于他過往的某些作為,黎夏很有理由懷疑他是不是在做戲,但是他的身體軟得非常到位,一點僵硬的感覺也沒有,而且,在下墜時,他甚至連睫毛顫都沒顫一下。

      黎夏及時伸出左手,一巴掌拍住了他的額頭,阻止了他下降的態勢。

      把他的頭重新推回自己的肩膀上,黎夏嘆了口氣。

      牛皮糖啊牛皮糖。

      這要怎么辦?

      葉章這么一弄,她剛剛被燒烤吃暈了的腦袋完全清醒了,大腦緩緩地運轉起來——

      住得這么近,她可以把人送回去的吧?

      哎不對!

      她不知道門的密碼啊……

      又不對。

      葉章全手全腳的,可以用指紋嘛。

      在其他事情上她或許有點拖延癥,在對待葉章的事情上,她是實打實的行動派。把葉章弄回去,動作不外乎這幾個:推正、扶起、走!

      整個動作過程在她腦海里轉了一圈,黎夏覺得很有把握。

      她先伸手,沒推動。

      加了一只手,還是沒推動。

      這人……她看了一眼葉章,這個角度正好能看見他微微翹起的睫毛,似乎還挺長,以及……茂盛。鼻子也挺翹,這山根長得真不錯,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,好像沒有他的高。

      看著看著黎夏給了自己一巴掌。

      她到底在干什么啊!把人快點推起來才是正事!

      兩只手加在一起,收緊后背,發力!

      人終于被推起來了。

      這點運動量,讓黎夏后背出了一身的汗。

      一而再、再而三,一鼓作氣!

      黎夏站起來,彎腰去撈葉章的腰,好,一號手已經到位。另一只把葉章的左胳膊架到肩膀上,OK!二號手也到位。

      就差她的腰部到位了——伸直!

      腰部啟動失敗。

      再伸。

      腰部啟動再次失敗。

      如此反復試了幾次,葉章除了腦袋往前耷拉幾下,幾乎沒有被黎夏撼動。

      這個人只怕是鐵做的。

      黎夏的腰幾乎都要廢了。

      為了自己的腰,黎夏很明智地放棄了繼續把葉章從沙發上拉起來的想法。她扶著腰在沙發上坐下,沒忍住哼了一聲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葉章長得高,黎夏躺在沙發上,頭能整個靠在椅背上,葉章不,他的頭超過了椅背,直接擱在了上面。下巴微微抬起來。

      呃,鼻孔也好小。

     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,黎夏搖了搖頭。難道自己是個顏控?

      電影還剩最后十分鐘,黎夏靠在沙發上,把棄了兩次的電影給繼續看完了。但劇情莫名地還能續得上,足以見得這個節奏有多慢……

      電影完了,問題又回到葉章身上來:這個人到底什么時候能酒醒?

      她坐在沙發上,靜靜地發了會兒呆,然后起身去臥室拿了一床夏被,扔到了葉章身上,然后扯了四下,把四個角給扯平,這就算是給他把被子給蓋好了。

      多么善良的社會主義接班人。

      黎夏哼著小調,重返臥室,拿了睡衣去浴室。走過沙發時,她停頓了一下,看著那平平的一層被子,本著送佛送到西的精神,還是伸手把葉章臉上的被子往下拉了一下,讓他呼吸順暢。

      這一個動作做完,收留單瓶啤酒醉倒男的善舉就真的到此為止了。

      她走近浴室,不一會兒,淅淅瀝瀝的水聲響了起來。

      睡覺時已經是午夜兩點多了,這個點,正好她睡意已過,正常來講,她應該是睡不著的。但今天顯然不太正常,大概是由于酒足飯飽、精神放松,也或者是剛剛拉扯葉章,讓身體久違地有了點運動量,總之她剛一沾床,睡意就襲來,沒多大功夫,眼皮一搭,做夢去也。

      夢里的場景不大清明,模模糊糊的,一會兒在飛,一會兒又被人把翅膀一扯,從空中摔了下來。拉扯她的不知道是誰,或者也是一股無形的力量。

      “拉什么拉!”她氣沉丹田吼了一句。

      那股力量反而更加放肆起來,這次是把兩個翅膀都抓住,然后往前邊一送。

      場景忽然轉換,四周一片黑暗,東南西北都是黑色一片,往上望,只有一個幾近于無的白色星點。她要飛上去,這才發現翅膀早已經沒了。

      這怎么出去?

      她正猶自著急,忽然有一人從天而降,金黃色的翅膀差點刺瞎她的狗眼,這一出場方式既耀眼又騷包,黎夏探頭去看他的面容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很有點熟悉。

      “你是來救我的嗎?”她使勁全身力氣跑過去,那人好似總是在躲,因為她們的距離始終沒有縮短。

      那人移來移去,等到黎夏力氣不支躺倒在地,他才以勝利者的姿態站到她面前。

      這次面容看得足夠清晰了。

      他哼笑了一聲,展翅往上飛去。

      “葉章你這狗東西!”

      黎夏在井底大聲吼叫,對著黑暗又踢又捶。

      那墻好像悶哼了一聲,四肢突然被什么裹緊,然后黑暗席卷過來。

      把黎夏制住花了點力氣,但也不敢太用力氣,他決計不會把她弄疼,而是怕把她弄醒。如果她這時果真醒了,那么自己不得不又多一個夢游的病。

      好在黎夏雖然不太老實,但也沒醒,兩人的肢體緊緊地挨在一起,葉章的腿壓著黎夏的腿,一只手摟著她的背,另一手枕在她的腦袋下面。

      一個非常“緊”的姿勢。

      他也不敢開燈,害怕黎夏被光給刺激醒了。

      黎夏的多種樣子他都見過了,但這段時間她對他突如其來的“暴脾氣”,讓他在這個時刻,從朦朦朧朧的光影中看黎夏的臉時,有種別樣的感覺。

      不同于平日里的刺,她現在卸下了全部攻防,以一個完全不設防的狀態貼在他的胸膛上。

      雖然在夢里的她依然剽悍,不知道叫誰狗東西。

      他覺得罵得很好,敢欺負她的人,在他沒有發現并出手維護她之前,她都應該以這種氣勢懟回去。

      大概是夜晚的關系,葉大總裁,這個時候也有種別樣的溫柔。

      黎夏這一頁睡得安穩又不是特別安穩,總感覺有個觸角怪纏著自己,怪不舒服。

      她感覺自己依稀碰到的東西,應該是人的臂膀。

      臂膀?

      她一驚,一頭坐起來,往旁邊一看,癟的,被子軟軟綿綿地攤在床上,她正處在床的正中間。

      嗯?夢吧。
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指南
  • <code id="meiqi"><label id="meiqi"></label></code><li id="meiqi"></li>
  • <kbd id="meiqi"></kbd>
    51pk10在线计划全天免费 王者荣耀虞姬全部身体无依 彩票投注单打印机 pk10免费计划app 买马怎么才能稳赚不赔 酒店一条龙包括哪些 三肖6码网站 重庆肘时彩开奖结果 王者荣耀全身去衣图吧 美式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51pk10在线计划全天免费 王者荣耀虞姬全部身体无依 彩票投注单打印机 pk10免费计划app 买马怎么才能稳赚不赔 酒店一条龙包括哪些 三肖6码网站 重庆肘时彩开奖结果 王者荣耀全身去衣图吧 美式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